鲸城有只喵ฅ

B420星接地气儿的佛系云一朵☁️

一个歌手的情书

(改编自周三的《一个歌手的情书》)


这二十多年来
我一直在唱歌
唱给我的心上人听啊

流畅的乐律自吉他的拨弦中淌出,伴随火车愈来愈远的轰鸣。马嘉祺低着头,火车驶过他身傍。夕照透过高速向前的车窗间断地落在他发梢,落在覆满风尘的吉他,落在他身侧的女孩儿澄亮的眼眸里。

“叔叔,你唱的我好难过。”
他停下指尖的动作。温声道:“为什么难过?”
女孩儿把随风飘到稚气脸蛋上的发丝别到脑后,“就是感觉叔叔在,想念某个人......很想很想。”
马嘉祺伸手揉揉她的头。看那小人儿晶亮亮的眼神盯着他口袋里露出一角的色彩,他拿出那张透着斑斓的糖纸,纤长的手指随意翻折,一个纸人儿便活在女孩儿掌心了。
孩子不过是孩子,谨慎地捧着那只纸儿人爱不释手,几秒钟前被一个陌生人带动的情绪便抛之脑后。马嘉祺轻扬嘴角。
“叔叔你唱的这样好听,为什么不去做歌手吖?”
马嘉祺随意拨弹着轻快的音符,驱走孩子方才稍纵即逝的惆怅。“叔叔以前是歌手,在很大的舞台上演出,有好多人专门来听叔叔唱歌呢。”
“那后来呢后来呢,”
“后来......”马嘉祺做出很可惜的模样咂咂嘴,“后来听我唱歌的人不喜欢我的歌了,叔叔就不做歌手啦。”
仿佛知道她又要急着问为什么,他接着说:“现在年纪也不小喽,唱不出干净的歌了。”
女孩儿还是耐不住要护短:“这,我们音乐老师说了,沙哑的声音也很有魅力啊!”
马嘉祺被她逗乐了。
“对啊,这样也不错。”

“再说啦,叔叔唱歌这样好听,还会有喜欢听的人哒!”
“嘴倒挺甜,”马嘉祺笑着低头。“但叔叔应该,再也遇不到听我唱歌的人了。”


雪花簌簌落在时光隧道,口琴吹奏着温柔岁月的旋律,圣诞老人的驯鹿无声掠过飘雪的夜空。
“阿程,阿程。我有首歌要唱给你听。”
“诶你慢点小心吉他!哈哈急啥啊,”
“咳咳。”怀抱吉他的少年跃下床坐在浅色地毯上,清清嗓子,眯着眼对他笑,又一秒恢复严肃。
“下面有请马嘉祺先生,为他的小狐狸带来他最喜欢的,《一个歌手的情书》。”

心爱的姑娘你不要拒绝我
每天都会把歌给你唱
心爱的姑娘你一定等着我
我骑车带你去环游世界

阿程,
做歌手太累了。
跟我走吧
我们去流浪好不好。

这首歌只能唱给我听哦。马嘉祺你不许唱给其他任何人听。

哈哈你想什么呢,我不会走的。我要听你唱一辈子呢。

......


“叔叔,刚刚那首歌很好听啊,可以再弹一遍么?我想听你再唱一遍。”

他抚着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吉他。


“好啊。”


这二十多年来
我坚持在唱歌
唱歌给我的心上人听啊

这个心上人
还不知道在哪里
感觉明天就会出现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