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城有只喵ฅ

B420星接地气儿的佛系云一朵☁️

十方来去


Chapter 2

敖三第一回见到他,还不是在念念Club。对着女上司出卖色相软磨硬泡地请出了年假,脱下一身警服,他拖着步子和痞笑,在长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。
空中掠过一两只飞鸟。
鸟是青色或是灰色,他看不清,但他看清楚了眼前近在咫尺极速坠落的黑影。紧接着,飞溅的血肉,路人的惊呼,还有抬头看到的那张怔在窗口的失魂落魄的脸。
休假期间又一次被带回了警局也是让他足够头疼——作为目击证人有一堆无聊透顶的问题要回答。

他在警局没有再见到那个少年。听同事讲跳楼的是他父亲,终是没救回来。
那双澄澈如百慕大群岛海水的,噙着泪的眼睛,在此后的年月里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梦境深处。永生花的宿命是生即凋零,附于其上的灵魂浑浑噩噩,似秋叶枯藤衰败在故里,相思成疾。

“Waiter。再来几瓶Jamerson,”敖三顺手将小费放到服务员的托盘上。
“谢谢。”
“哦对了,还有......”他看着那个背影一顿,口边的话突然转了锋。
“......你叫什么?”
半晌,他转过身来。
“林说。”
他在这个叫念念的nightclub,见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。

也许这世上存在许许多多的人,在摔倒了仍能在水坑里发现彩虹的年纪,都曾想象着长大后英气逼人的自己着一身人民警察的铁灰色制服,胸前警徽锃亮,一如何年何月游于黑山白水间的侠士,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
英雄不一定为人所铭记,不一定每次出场自带掌声。但英雄,是那样有别于芸芸众生。
只不过这些年少的梦大多化作刑场上待宰的魂魄,等不及快马上的人扯一嗓子“刀下留人”,便被斩杀殆尽。 至尊宝在起风的夜里丢下月光宝盒,紫霞不再守望七彩祥云之上的炙热真心。
他们流连于俗世凡尘,周身的光黯淡为烟火气。
殊不知,人间无退路。

敖三埋着头,缓缓晃着酒杯,看不清脸色。他不是没遇到过喜欢的人。他也不觉着自己对林说有天底下独一份的了解。
在警局里干了有些年头,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。林说……敖三只是想认识他。
认识谁不行吗非得找他。
对。非他不可。

林说轻关包厢门。刚才那人我见过吗?这什么眼神...... 思路被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打断。他回过神,怀里便扑进一个小人,毛绒绒的发梢蹭着他掌心。
“小玄,”他顺势揉揉一头栗发,狐狸眼里浮起晶晶亮的笑。“我没事啦。你看,小伤而已,好可快了。”
宋玄把头埋在林说怀里,尽情嗅着属于他的气息。林说身上有一种极淡的牛奶和干花的味道,向横曾一度好奇林说用的洗衣粉。总之宋玄每个周末从学校回来,定是要黏着林说做他的小尾巴。大概是因为,跟着向横的话会一整天被报以诡异的笑容。

“这周回来这么早?”
他煞有介事地昂头,
【我们默写全班只有我一个全对的 老师就让我先出来了】
林说认真读完他的手语,附身捏了一把宋玄软乎乎的脸:“好好好我们小玄超厉害,让我想想奖励你什么好呢……”
【可以去向横哥那住吗 我不想 不想去姨父家了】
他在表达拒绝的手势时幅度很大,显得有些许激动。林说咬了下嘴唇。寄人篱下的滋味,没有人比他更懂。“带你回家的话你向横哥可能会瞪死我......”
宋玄酝酿了一路的眼泪开始浮上眼眶。
“哎好好好今天跟我回家,乖乖乖别哭别哭。 咳咳别抱那么紧我喘不过气了......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因为还是学生党更文肥肠无规律(;´༎ຶД༎ຶ`)

然后悄咪咪致敬《大话西游》....祝至真至诚的人都能遇到自己世界的盖世英雄☁️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