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城有只喵ฅ

B420星接地气儿的佛系云一朵☁️

十方来去

中长 刑侦

Chapter 1
长街箴言于的沸腾的人烟。酒红色高跟鞋的踢踏声,酒吧漫出的毫无违和的人欲,沾染重金属的精致粉黛与面具。
几千个24小时,几千个轮回,都在这样的地方纸醉金迷。你那点灵魂,一点也不会腐烂么。
向横问完这个问题,林说没有回答。他习惯性低头撇了一眼服务牌,保证这块象征卑微身份的小牌子端正服帖地佩戴在胸前。他俯身端起桌上的塑木托盘。浅玫瑰金的液体映出一双双暧昧交织、利益碰撞的人体,除去气泡,再无波澜。《酒诰》有书,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。琉璃寻欢,以酒慰风尘。所以孩子不能喝酒,因为孩子不喝酒也可以很开心。
向横望着那身雪白平整的waiter服离自己愈来愈远,直至消失在一扇华丽的金属门背后。上一回看见纯白的背影,似乎还是校服衬衫。包厢门,还是篮球场外墨绿色的铁栅栏。 向横想得有些恍惚。
“横哥,横哥?”
“......什么事。”
“四号包厢来了位老板,让下人拿钱将小姐们都砸出了门,说是非您不见。”
“姓什么。”
“他说......您自个儿知道。”
向横歪了歪嘴。
“齐爷。你新来的,第一回不认人可以。但凡见过一面的,记不住就拿钱走人。”
“是!那这位......”
他颔首,任壁灯投下经纬的光影。“齐爷从来不碰女人。”
“......啊,好!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“诶”,向横叫住了略显冒失的身影,“找几个叫得好的,给齐爷赔赔罪。”
......
酒杯破碎的清脆划破漫长夜宴。“我他妈让你过来你就给我过来!!” 男人腆着啤酒肚,杂乱的胡渣上沾染鲜红的血珠。血色掩映的,还有破碎一地的玻璃渣。
林说左耳下方一条不深不浅的口子撕裂了纤白,鲜血顺着下颚直淌而下。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,他面无表情地蹲下,开始整理一地狼藉。男人见状更是目眦尽裂,抡起桌上的酒瓶就要向他砸去。
“且慢!”向横浅笑着推门而入,“这位客人,不知小店的服务生为何让您发如此大火。我是这里管事的,您不妨说明事情原委,我来还您一个公道。(回头)你先下去,处理下伤口。”
男人怒目将手中的酒瓶砸在墙上,酒红色瞬间在墙壁上炸裂开来,伴随着四散的玻璃瓶碎渣与女人的尖叫。向横微笑着从怀中抽出丝巾,擦拭衣角沾染的红酒。
“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,这种地方一个下三滥的服务生,陪个酒怎么了,婊子还他妈想立牌坊!”
“抱歉,这位在这里确实只负责服务生的工作。您要想要人陪,我给您找更好的。”
“去他娘的,老子今天要定他了,奶奶的你管一个试试?!”
向横眯缝着眼,笑道:“我还是有必要提醒客人一句。您在外头兴许是个人物,但在这儿......我,您还惹不起。”
男人被那双眼盯得心里发毛,一甩手将酒柄摔在地上,“妈的什么烂地方,老子不稀罕!”
“诶,您请留步。”向横缓缓转身,脸上的微笑从未减少。“在这儿伤了我的人,砸了我的酒,还弄脏我的衣服……您觉得,完整的走得出这里,可能吗。”

林说听着不远处传来的惨叫声,手中的动作顿了一顿,紧接着用牙咬断纱布线头。 向横这张脸上栽了多少人,当初自己也是这么被唬过来的。
“你说说你,几年了一点儿没长进。出了事不想办法找我,自己瞎扛什么。今天要不是小哑巴溜出来,我看你能撑多久。”
“反正,每次你都来的恰到好处。”
“你这是要我把你揣口袋里随身带着才放心啊。”
林说抬眸,眼底有笑意。“等我还完我爹欠的,你就管不着我了。”
“那我祝你,一辈子还不完。”向横盯着白纱布下渗开的血色,舔了舔虎牙。

评论

热度(12)